中央人民政府 | 山西省人民政府 | 晋中市人民政府 | 太谷县政协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太谷概况 >> 风土民俗 >> 阅读文章

汉、唐文明 与 “孟母”崇祀

2012-03-29 10:55:44 来源:孟繁仁 浏览:11846

【孟母文化研究】

“亚圣”第七十四代裔

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    孟繁仁

根据明·嘉靖三十一年(1552)孔鹗撰“孟氏家志”《三迁志》:“孟母故宅,在山西太原府榆次县。‘本志’云:(孟)母,并(州)人也,其地有‘三徙乡’”1 的记载,以及《榆次县志·县城图》有“孟母故宅”、“孟母庙”,太谷县范村镇格子头村等有多座“孟母庙”遗址等事实,考明孟子的母亲——“孟母仉氏”的故乡,是在今日山西晋中市太谷县范村镇“东、西仉村”;这就为我们彻底廓清“孟母本事”的“源生”之地和“孟母崇祀”的产生原因,提供了进行深入探索研究的基础。

方志记载  确凿无疑

除了《三迁志》的记载之外,明、清两代各种版本《太原府志》就都有“孟母故里”在“并州”(太原地区)的记载,如 “永乐大典”本《太原府志》53“原·太原府五·榆次县”:

孟母庙,在县西南隅,旧经云:‘孟子母也,故有三徙乡,盖孟子邹人,其母并人也。’” 1

“永乐大典”成书于明·永乐元年至六年(14031408),是明成祖·朱棣取得政权、迁都北京后,组织的一项“时代性”的国家文化工程,其编纂方法是:把所收图书中的内容,依《洪武正韵》的字韵,“用韵以统字,用字以系事”,进行分类编排。其中的《太原府志》,可能是元朝编辑《大元大一统志》时所编《太原府志》的“草本”或“稿本”。由于《永乐大典》的性质特殊,所以对所辑的内容有极为严格的要求。因此,“永乐大典”本《太原府志》的成书,要比《三迁志》的成书时间“嘉靖三十一年”(1552)早出一百五十多年。这一事实证明:《三迁志》的记载是根据“永乐大典”本的记载而来。二者对“孟母故里”的记载是前后一致、准确无疑的。

除了以上记载,《永乐大典》本《太原府志》所附《榆次县图》中,县城西南还标有“孟母庙”位置,可见早在明代以前该庙就早已存在

继此之后,“明·万历四十年(1612)刊本”《太原府志》卷14“祀典·榆次县”也记载:

    孟母庙:一在县古城西南隅,弘治(1488—1504)年建,相传此地为‘孟母故宅’;一在儒学东南隅。” 2

又:卷24“古迹”:

孟母庙:在榆次县古城西南隅,盖孟子邹人,其母并(州)人也,其地有‘三徙乡。” 3

清·“乾隆四十八(1783)年刊本”《太原府志》:卷19“祀典·榆次县”:

孟母庙:一在县古城西南隅,相传此地为‘孟母故宅’;一在儒学东南隅,今废。” 4

又:卷23“古迹”:

孟母故宅,古城西南隅,相传有‘三徙乡’。又‘学宫’东,旧有‘孟母庙’,庙前有‘断机堂,址存 5

 “国史”、“方志”、“家谱”是中华文明历史巨鼎的三大“夔足”,各地“方志”是补充“国史”缺遗的“信史”典籍,其重要作用是“存真、求实”,“传信、存疑”,防止所在地域的山川、地理、形势、沿革、风俗、物产,历史、人物、大事、艺文等内容失去记载,导致子孙后代不知道中华民族历代祖先创业的艰难,漠视故土、家园地的养育之恩,  丧失对家乡、  祖先的热爱感情,堕入“鼠目寸光”、“数典忘祖”的“井蛙”、

、“夏虫”、“曲士”之流。现在对“孟母故里”问题的无知、困惑,是由于社会长期不重视中华历史文化教育、人们不读书、不学习所造成

    根据以上不同时代《太原府志》的记载,可见“孟母故    明《永乐大典》本《太原府志》“榆次县图”

里”是在“并州”太原的事实确凿无疑。尤其是明、清两代《太原府志》都把“孟母庙”列入与 “文圣孔子”、“武圣关公”等并崇的“祀典”之列,可见在过去上千年来,“并州”太原人民一直把“孟母仉氏”视为理当崇奉、纪念的中华民

族光荣祖先人物之一。

从以上记载,我们还得以知道:在明、清两代,除了榆次县城内西南隅有“孟母故宅”外,“学宫东”还有过“孟母庙”,“庙前”还有过“断机堂”……,加上县城外的“三徙乡”,太谷县境内的“古孟母庙”、“东、西仉村等等,在我们眼前展现了一幅古代“并州”太原人民热爱、崇祀“孟母”的全景图画。

《永乐大典》榆次县图·孟母庙”        又据记载,明·洪武(1368——1398)年间,榆次县户数仅有一万五千六百八十四户,人口仅有七万六千二百人;到了明中叶万历(1573——1619)年间,户数发展到一万六千四十二户,人口也只发展到九万六千三百八十三人。在如此稀疏的百姓心目中,自古以来就屹立在榆次城内西南隅的“孟母庙”,毫无疑问地是他们心中无限尊崇的神圣之地。

“孟母”本事  闻于“汉代”

  

孟子生活的年代,是在“战国”后期,即“秦并六国”前六十多年的“韩、赵、魏”时期。当时,诸侯兼并,战乱频仍,社会动荡。除了“韩、赵、魏、齐、燕”之间经常发生战争外,日益强大的秦国也加紧了对“赵、韩、魏”的侵略。孟子出生于公元前 372年,比孔子晚一百多年。他在童年时,受惠于母亲仉氏“三迁之教”的苦心培育;少年时师从于孔子的弟子、子思之门人,奠定了他对“儒家”学说的终生信仰,并以孔子的继承者自居,自言曰:“乃所愿,则学孔子也。”(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);中年时期,他以儒学大师的身份,游历各国近二十年,足迹遍于齐、宋、滕、魏、鲁、薛等国,所到之处,诸侯皆以礼相待,以此名盛于一时;由于各国诸侯都是口是心非、嗜利弃义,不重视孟子所主张的“王道”、“民本”理念,晚年的孟子对实现自已的政治理想失去希望,乃归隐乡里,以著书立说为务。后来,孟子以“内书七篇”驰名于世,被尊为“孔子之后第一人”。儒家学说也被并称为“孔、孟之道”。

从古至今,天下父母,无一不是“望子成龙”:子女的出生,既是父母、先生命链条的继续和延伸,也是他们对未来的期望、寄托所在。孟子的成名,在当时就引起天下父母们的莫大疑问和兴趣:已经孀居终生的“孟母”为什么能够培养出“孟子”这样一个优秀、伟大的儿子?

直到孟子去世后一百年多、进入汉朝以后,长期居住、生活在山西晋中的“代王”(汉文帝)刘恒和他的母亲“薄姬”(薄太后),终于探知、了解到了其中的秘密

“薄太后”原名“薄姬”,原来是秦、汉之际“西魏王”亲戚“魏媪”的女儿,刘邦击败“西魏王”后,包括“薄姬”在内“魏王”后宫的美人被充入汉皇宫中,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,薄姬被刘邦“临幸”成孕,生下后来的汉文帝刘恒。时值吕后专权,骄横跋扈,出身低微、温良贤慧的薄姬时时、处处小心翼翼,以避灾祸。刘恒七岁时,被封国于“代”,其地在今山西代县以南、太原之北广大地区。薄姬随其子刘恒在山西居住了十七年时间。

刘恒驻守太原以后,一方面在“代王府”里熟读《诗(经)》、《(尚)书》”,一方面间或出外“观风”,游览当地的山水风光,接近百姓、社会,了解晋中地区的风俗、民情。其时,代国之都“中都”在今日榆次、太原一带。(一说在平遥县南十二里。)椐“永乐大典”本《太原府志》卷6“原·太原府六·古迹”记载:

 中都故城:在榆次县东十五里,《方志图》谓之‘内都城’。因隋讳,避而改之也。《元一统志》:后魏置中都县,北齐省榆次县入焉,徙县而故城废。”

在这种情况下,刘恒和他的母亲“薄太后”了解到“孟 《榆次县图》之“汉·中都故城”7

母故里”就在榆次境内、“中都”以南四、五十华里的“东、西仉村”,并听说了当地民间广泛流传的“孟母三迁”故事

一个天性善良、聪慧坚贞的母亲,才能生育、培养出贤智温良、

志向高远儿女。一个与母亲共同经受过艰难生活磨炼的儿女,才能认识、体会到天下母爱的崇高和母亲的神圣。和“孟母”仉氏一样,天下的母亲都具有天生的善良人性,年青时的“薄姬”秉性温和、聪明谨慎,仁孝宽厚、识时守分。对后来成为“汉文帝”的爱子刘恒的教育、成长,

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;也使他感觉到当地民间传说中“孟母”对“孟子”成长所起到的伟大作用。汉文帝继承皇位后,继承、保持了谨慎虚心、朴素节俭、作风清正、关心民瘼的思想,对内采取了爱民如子、视

 汉文帝·刘恒      民如伤,轻徭薄赋、休养生息、使民致富、政简刑轻、惜老怜贫、躬行礼义、以德化民的“正治”,很快就使得百姓“安居乐业”、“海内殷富”;对外则“怀柔和亲”、“息武偃兵”,为缔造中国历史上著名的“文景之治”盛世,奠定了牢实的基础。

汉文帝对母亲薄后非常热爱,他在位时,就在陕西省礼泉县烽火镇“香积寺”,为母亲修建了一座七层高的“望母塔”。在母亲卧床患病三年期间,不仅天天到床前探视、问候,而且“亲待汤药”;公元前15 7年,文帝先于母亲二年去世,薄太后去世后,汉景帝刘启遵照父亲的遗嘱,在礼泉县狄寨乡鲍旗寨西北一公里,为薄太后修筑了高四十多米、底面积四十四亩的“薄太后陵”,恪尽了孝思。

据《三迁志》卷四“崇习”记载,“汉文帝置孟子博士。已而罢之。” 由于薄太后和刘恒长期生活在“中都”、晋阳一带,不仅熟知并州风土民情,对当地民间流传的“孟母、孟子”故事也印象至深,他回到长安、践临帝位后,不仅经常以并州“乡人”的身份,对臣僚们说起所知的“孟母三迁”等故事。还采取了“置孟子博士”之举,表示对“孟子”的尊敬和推崇。汉文帝于公元前179年——前157年在位,距离孟子的时间(前372——前289年)只有一百一、二十年,他尊封孟子为“博士”,是历史上最早的尊崇孟子之举。

在有关史料中,并无“汉文帝”莅位前期巡游山东“齐、鲁”一带的记载,可见他尊奉“孟子”之举是根据他在“代国”期间对“孟母三迁”故事的了解、认识所产生。

在这样的影响下,当时任职“博士”的“燕人”韩婴在所著《韩诗外传》卷九,首次记载了“孟母断机”、“买豚立信”故事

“孟子少时诵,其母方织。孟子辍然中止,乃复进。其母知其喧也,呼而问之曰:‘何为中止?’对曰:‘有所失,复得。’其母引刀裂其织,以此诫之。自是之后,孟子不复喧矣。”

“孟子少时,东家杀豚。孟子问其母曰:‘东家杀豚何为?’

母曰:‘欲啖汝。’其母自悔失言,曰:‘吾怀妊是子,席不正不坐,割不正不食,胎教之也。今适有知而欺之,是教之不信也。’乃买东家豚肉以食之,明不欺也。《诗》曰:‘宜尔子孙承承兮。’言贤母教子贤也。”8

据《汉书·儒林传》:“韩婴,燕人也。孝文帝时博士。景帝时至常山太守”。可知其不是山西人。如果不是受到汉文帝和薄太后所推崇的“孟母”故事,韩婴是不可能在其著作中记载以上情况的。

嗣后,汉成帝(前32——前 7年在位)时任“光禄卿”的刘向(前77——前 6),在其所著《列女传》“母仪传”中,把“邹孟轲母”列为第十一名,并把“三迁择邻”故事记入书中。从此“孟母”故事不迳而走,风行全国,成为“天下母仪”的典范和楷模。刘向是汉初“楚元王”刘交的四世孙,世居沛县(今江苏沛县),一生没有到过太原,他在《列女传》中所记的“孟母三迁”事,也是根据“先皇”汉文帝、汉景帝的讲述中得来

       

 “潞州别驾”  始祀“孟母”

在历史上,首先从“国家”高度祭祀“孟母”的是唐玄宗李隆基 《三迁志》“汉文帝置孟子博士”

他是唐睿宗李旦的第三子,母亲窦氏。于武后·垂拱元年(685)秋八

月戊寅,出生于东都洛阳。李隆基成年后,“英断多艺,尤知音律,善八分书,仪范伟丽,有非常之表”,于他唐中宗·景隆二年(708)四月,出任“潞州别驾”,他在任的四、五年期间,“有德政,善僚属,礼大夫,爱百姓,年屡登,多瑞应”,树立了很好的威望。后来朝京都长安,被留在京城平定了 “韦后之乱”,登帝位为“唐玄宗”。他在位(714——755)四十余年,莅位前期,政治清明,社会安定,物阜民康,经济繁 缔造了著名的“开元盛世”。

李隆基在位期间,致力于健全国家礼制建设,他遴选儒臣,厘正钜

唐玄宗·李隆基    典,编制《大唐开元礼》,被后世誉为“功成制礼,治致作乐”的产物。

他还力倡“尊祖敬宗”、“报本思源”,不仅颁布诏令,增谥高祖(李渊)为‘高祖神尧大圣皇帝’,太宗(李世民)为‘太宗文武大圣皇帝’,高宗(李治)为‘高宗天皇大圣皇帝’,则天皇后为‘则天顺圣皇后’;祖父中宗(李显)为‘中宗孝和大圣皇帝’,父亲“睿宗”(李旦)为‘睿宗玄真大圣皇帝’。”把他对祖先、父母的尊敬、热爱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唐玄宗对大唐“龙兴”之地“晋阳”十分热爱、怀恋,视晋阳为自已的故土家园,在任“潞州别驾”期间曾经到太原、晋中一带游历,他在开元元年(713)登临帝位后,又于开元十一年(723)“正月丁卯,次太原,改并州为北都,降囚罪,赐侍老物”;又于开元二十年(732)“十一月辛丑,如北都,癸丑,赦北都”。天宝元年(742)改“北都为北京……。同时,他从史籍记载得到启发,致力于倡导社会文明风气,首开全社会尊祀“孟母”的风气之先,据《旧唐书·玄宗本纪》记载:

  “天宝七载(748),五月壬午,上御兴庆宫,受册徽号:(开元天宝圣文神武应道),大赦天下,百姓免来岁租庸。三皇以前帝王,京城置庙,以时致祭。其历代帝王肇迹之处未有祠宇者,所在各置一庙。忠臣、义士、孝妇、烈女德行弥高者,亦置祠宇致祭,赐脯三日。”9这就是《三迁志》所记:“天宝七年(748),历代忠臣义士、孝妇烈女,史籍所载德行弥高者,并令郡县 长官随其所在立祠宇,岁时致祭。”其中“孝妇七人,邹孟轲母居其五”的来历。

由于唐玄宗多次驾临“北都”太原,对“孟母”事早有闻知;“孟母”又是《韩诗外传》、《列女传》等记载的著名“孝妇”、“贤母”,自然列名于唐玄宗“诏令”中“孝妇七人”之列。根据远古“轩辕黄帝”死后“巡游处皆祠”的建庙遗规和唐玄宗“随其所在,修建祠宇”的诏令,榆次县官府不仅重修了榆次城内的“孟母故宅”和“孟母庙”,还在“孟母”出生之地、今太谷县范村镇象谷村、格子头村、阎村三村之间,修建了“古孟母庙”,并以“孟母生日”农历四月初十“庙会”之期,首开并州太原祭祀“孟母”历史的先河

据笔者考证:与此同时,山东邹城等地,并未采取相应的纪念“孟母”行动。

“唐玄宗”就是“太原白居易”《长恨歌》里的“唐明皇”,他曾任“潞州(今山西长治)别驾”;他所宠幸的杨玉环是“河东永乐”(今山西芮城)人;“太原白居易”原籍太谷阳邑;离“孟母故里”范村镇的东、西仉村只有三十多华里……,说起来他们都算是“山西老乡”。古话说:“人不亲乡亲,乡不亲土亲。”白居易除了才华出众之外,他受到唐玄宗的赏识、“孟母”的懿德受到尊重和崇祀,都可能与这些复杂的文化因素有关。

当时,由于当地既有“东仉村”,又有“西仉村”,地方官员对“孟母仉氏”的出生之地不好作出明确判断。又由于“孟母”的年代十分久远,从战国至唐代已经相隔了一千多年时间,其间人口迁徙的情况多次发生,所以在这两个“仉”姓家族的聚居之地,我们 也没有找到明确的 “孟母”纪念遗迹,只有“东、西仉村”的村名,为我们传递出这里是“孟母仉氏”故乡的古老信息。                   

在东仉村西侧不远的黄土山腰上,有十几孔早已废弃的古代窑洞, 

一进堡门,东西两侧,遗置有两个早已废弃不用的古代“石臼”,明显是“新石器”时期“舂米”用的器物,这些窑洞和石臼的时间,与“孟母仉氏”的“战国”时期不远。

在“东仉村”堡门西侧,有一座一间大小的“观音庙”。这座小庙的  《三迁志》“孟父母封祀”

前身,是不是为纪念“孟母”所建,由于得不到佐证,我们无法作出

判断。同时,在太谷县范村镇附近“南岗头”存在唐代修建的“古孟母庙”,象谷村、格子头村、阎村存在明代“分祀”修建的“孟母庙”遗迹,事实证明:“孟母仉氏”是在“东、西仉村”出生

无疑。

据《三迁志》:唐宪宗朝(806—820),处州剌史、邺侯李繁作

东仉村“新石器时期”石臼”    ‘孔子庙图’,孟轲同公羊、丘明等于壁祀之。韩愈为之记。”10

是继汉文帝“置孟子博士”唐玄宗·天宝七年(748)颁诏祭祀“孟母”以后,唐代皇帝以“国家”高度采取的尊奉“孟子”的又一重要举措。此外,笔者在《山东通志》、《邹县志》等史料中没有宋代以前祭祀“孟母、孟子”的记载。

   

汉代“文景之治”和唐代“贞观之治”以及随后的“开元盛世”,是中国历史上政治清明、社会安定、经济发展、文化繁荣、国力强盛、疆域辽阔的几个伟大、辉煌繁荣时期。社会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文化、教育的飞跃进步。人们逐步认识到妇女和母亲素质高低对子孙兴旺、家族蕃盛、国家繁荣的重要影响意义,汉文帝对母亲的高度热爱、唐玄宗对妇女的高度尊重和赏识,是他们认识、赞扬,推重、崇祀“孟母”神圣品质的前提和基础。对“孟母”和“孟子”的崇拜、祭祀是“汉、唐文明”的产物

也是这两位古代帝王对“孟母”的发现和推崇,蓦然间使全社会认识到:母亲与人类儿女永远肉连肉、心连心;永远是人类儿女最亲的亲人;母亲最关心儿女的未来与幸福,是儿女最良好、最优秀的开蒙、启智老师;母亲的素质和见识,对儿女的成长和社会的文明、进步,起着至为关键的“锁钥”和“奠基”作用;无知、愚昧的女人可以把子女养育成懒汉和歹徒,善良、聪慧的母亲却能把子女培养成将军和圣人。问题的关键在于:全社会对妇女的爱护、教育和对母亲的热爱、尊重。薄太后、汉文帝、唐玄宗等的远见卓识,最终使“孟母”这块璞玉、浑金成为世世代代天下母亲仰幕、学习的垂范和楷模,大大推动了中华民族的文明、进步的历史进程。从汉文帝、唐玄宗对“孟母”的尊敬、发现和推崇,更可以说明:一个国家、社会的领导者对引领、推动人类社会的文明、进步,起着多么重大、关键的作用!

从战国时期孟子出生的公元前 372年算起,到汉文帝在位时的公元前 179 157年《韩诗外传》记载孟母事,中间相隔近二百年;再到唐玄宗·天宝七年(公元 748年)颁诏祭祀孟母,其间相隔了一千一百多年。从这一漫长的过程可以看出:中华民族历代祖先对“人类文明”的辨识、发现、提炼、总结过程是多么漫长、缓慢、曲折、艰难,多么么呕心沥血,多么来之不易!海内、外每一个热爱母亲、热爱祖国、热爱中华文化的忠贞儿女,都应该对这些珍贵的精神文明财富倍加爱护、珍惜,把这一开启人类心智的地球文明遗产永远传承下去。

全文:7100字              2011年9月8日  星期四  04:05  五改完稿

注:

1 《三迁志》,台湾孟氏宗亲会影印本,中华民国72年版,卷十二。古迹。

2 《太原府志集全》,太原市地方志编辑委员会整理,山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,第91页。

3 同上书,第228 页  4 同上书,第468页  5 同上书,第774页。  6 同上书,第817页。

7 同上书,第117页

8 《韩诗外传》卷第九,第一章。中华书局,1979年11月版,第306页。

9 《旧唐书·玄宗本纪·下》中华书局,1976年版,第 222页。

10 同注 1

母亲神圣 母爱崇高 母爱和谐 母爱永恒 

尊重妇女 热爱母亲  热爱同胞  爱护儿童 

文化是人类的灵魂  道德是进步的天梯

热爱中华文化 学习中华文化 

传承中华文化 发展中华文化

学习中华文明 守护中华文明 

传承中华文明 发展中华文明

维护、继承 中华民族 崇高的 道德观、价值观

全球中华儿女 和 海峡两岸骨肉同胞

在 中华文化 的 感召下 团结起来

同心 同德 同床 同梦

推动祖国 早日实现 和平统一

真正推动 中华民族 中华文化 的 伟大复兴

为实现 家庭和谐 社会和谐国家和谐 世界和谐

世世代代 守护家园 百折不挠 奋勇前进

与孟母、孟子有关的历史人物年代:

孟 子:前 372年生——前 289年卒,享寿84岁

汉文帝:前 203年生——前 157年卒,前 196——179年间,为“代王”,居中都、晋阳十七年;

179—— 157年,登基为“文帝”,在位23年。前 177、前169、前161、前159,四次回晋阳。

汉景帝:前 188生——前141年卒,  188—— 179年,在中都、晋阳生活十年;前 156——141年,为“景帝”。

韩婴:燕人,文帝时为博士,景帝时至常山太守。作《韩诗外传》记“孟母断机”、“买肉立信”事。

刘向:沛人。前77生——前 6。前20年作《列女传·母仪传》记“孟母三迁”事;

杨雄:蜀人。前53生——公元18年卒。王莽新政(公元10年左右)作《法言》,“古者杨墨塞路,孟子辞而辟之。”

相关文章

2011-07-21 06:58:15
2012-03-29 11:02:15
2012-03-29 10:53:23
2012-03-18 20:23:55
2011-07-21 07:06:38
2011-07-21 07:01:56
2011-07-21 06:56:50
2010-10-23 16:53:37
 


主办单位:山西省太谷县人民政府| 联系电话:0354-6223040

版权声明:未经正式书面许可,禁止复制或镜像本站资料

CopyRight(c)2004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晋ICP备11002435号